top of page

謝謝您的閱讀!轉載本網站的內容,煩請註明出處及作者,並歡迎告知任何錯誤或建議。

Thank you for reading! If you share content from this website, please attribute it to the source and author. We welcome feedback and suggestions for improvements. 

憤怒的少年B

Updated: May 27, 2022

音樂治療師通常無法篩選個案,尤其是實習階段,會遇到怎樣的個案往往不可知。

今天要說的是在少年觀護所的故事。



少年B在幾天前和其他少年打架並且嘗試攻擊工作人員。在押送至緊閉室的路上還嘗試逃跑,在觀護所可說是惡名昭彰。


那時的我還是個實習生,懞懂未知,光是聽到這樣的事蹟都覺得不可置信。我的督導決定讓我嘗試和少年B進行治療,並且試著安撫少年B憤怒的情緒。

教室裡,少年B面帶不屑的微笑,我問他為什麼要打架?他說:「因為我很生氣!他們都是腦殘!」我接著問:「你說誰是腦殘?」他回答:「所有的人!」帶著濃濃的街頭口音,以及不太連貫的句子,我實在不解。因此我問他:「那打架有使你心情好些了嗎?」他說:「你不懂啦!我可以彈鋼琴了嗎?」


看少年B對音樂有興趣,我請他在鋼琴上隨便彈,同時想著前幾天發生的事情。他一開始輕敲著琴鍵、後來慢慢往低音域彈去,琴鍵越砸越多,並且越來越大聲;我甚至有些緊張,偷偷擔心著少年B可能會把鋼琴砸壞。

少年B的情緒漸緩,他喘著氣,把手收回在雙腿上,望著琴鍵。我問:「你還好嗎?覺的如何?」他嘆了一口氣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生氣,但是我現在覺得很空虛。」「那有難過嗎?」少年B想了一下點點頭。在那次治療中,我們談到了正視自己的情緒,以及如何在情緒上來前想辦法控制住。「那萬一他們挑釁我呢?」我說:「我不知道,不如下次我們一起討論?」


有一天,我到宿舍接一名個案去音樂治療。其中有一名少年C不停得對我叫囂,並且稱呼我帶有歧視的字眼。見我沒有反應,他竟然走了過來作勢對我揮拳。我很嚴肅的請他停止,但是少年C嗤之以鼻的說:「哦?不然呢?」這時少年B和周遭的人為了過來,並且要求少年C注意言行舉止,一開始少年C對著對著少年B叫囂,但看見自己寡不敵眾便悻悻然離開。

事後,我對少年B說:「我很為你感到驕傲,你用很成熟的方式處理了這樣的衝突。」少年B說:「我不知道我這樣做對不對,但我就是看不慣他無理的樣子。」「那他對你叫囂的時候你感覺如何呢?」他說:「我覺得很氣,但是我只想讓他停止,所以我選擇不與他爭辯。」後來我們討論出一個共識,「永遠以目標為重,情緒先擺一邊。並且在爭論前先想一想是否值得。」


音樂治療師所學習的是理論以及技巧,這些能與個案分享的智慧往往都是需要經驗累積的。因此,音樂治療師與個案一同學習是很常見的,甚至有的時候治療師還會為了打破與個案間的隔閡,會有意的犯錯,讓個案知道治療師也是普通人,也是需要學習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