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謝謝您的閱讀!轉載本網站的內容,煩請註明出處及作者,並歡迎告知任何錯誤或建議。

Thank you for reading! If you share content from this website, please attribute it to the source and author. We welcome feedback and suggestions for improvements. 

電影《無聲》觀後心得-誰來發聲?

Updated: May 27, 2022

最近電影《無聲(The Silent Forest)》在台灣上映了,這部片因為以某啟聰學校的師生或被迫、或自願參與集體性侵案件為真實故事背景進行改編,吸引許多台灣觀眾關注。



前幾天在朋友邀約下興沖沖看了《無聲》,沒有做太多事前功課的我只知道這部片在講真實案件,似乎拍得很好,就這麼無知地進了電影院。於是乎,經歷各種資訊、畫面的洗禮,出電影院後,我已不是那個興沖沖的我。(朋友依然興沖沖,我們都很好,別擔心)。


說實話,雖然沒有真的18禁的內容出現,但在露骨的拍攝手法跟電影院良好的聲光效果催化下,也許是我看得太專注,也許是因為想起以前見習、實習期間接觸過的個案,讓我感覺很不舒服。與受害者、犯罪者都接觸過之後,我深深覺得一個人並不能用他犯過的一件罪狀定義,童年經歷對人的影響有多大,相信看到電影最後一幕的人都會明白(嗯?應該不算劇透?)。想起以前唸變態心理學時,有個診斷分析影視角色的作業,當時的我們選的是《歌劇魅影》裡的魅影,現在有點惋惜這部片的角色「小光」不在當時的選項裡呢。


看《無聲》的時候,我一直不停思考著:若片中的受害者們來求助音樂治療,音樂治療能帶給他們什麼幫助?在音樂治療中,接觸到受性侵+聽障+未成年個案的機會不是那麼大(又或者我的見識有限),但能確定的是,治療中的第一步,也是很有挑戰的一步,會是建立個案與治療師(a. k. a.個案失去信任的大人)的信任。


題外話,聽障者也是可以接受音樂治療的喔~音樂除了由聽覺接收,也可以通過觸覺、視覺感受。在《無聲》片中有舞會的場景,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對於聾人的舞會放音樂感到疑問?這也是我覺得這部片細節處理得很好的地方之一。其實聾人可以透過觸覺感受到音樂的節拍震動,也多少能聽到頻率較低的聲音,因此在治療中音樂「節拍」的意義有時會大過「旋律」。有些使用助聽器、人工電子耳,或覺得音樂對他來說沒有意義的人,就不一定適合音樂治療了(還是得評估個人狀況呢)。以後有機會、有人感興趣的話,再來詳細分享聽障與音樂治療吧!


謝謝大家看完這篇一些心得想法的分享,不知道你有什麼想法呢?還沒看過《無聲》的朋友也可以考慮看看,它並不「好看」,但很值得看(我的語言治療師朋友也對本片聾人語言使用的呈現讚譽有加呢)。


文/#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